<object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object>
<sup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sup>
<option id="au22i"><optgroup id="au22i"></optgroup></option>
<tr id="au22i"><optgroup id="au22i"></optgroup></tr>
<acronym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acronym>
<acronym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acronym>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国内油企持续解锁深海油气开发

时间:2022-11-30 09:23 来源: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点击:

日前,中国石油和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以下简称“巴西国油”)合作的位于巴西桑托斯盆地阿拉姆深水勘探区块的首口探井—古拉绍-1井测试获得成功,成为近十年全球十大原油发现之一。

中国石油表示,古拉绍-1井试油获得高产,是其海外深水油气勘探的重大突破,为做精做强全球海洋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业务、培养人才和积累技术管理经验奠定了坚实基础。

伴随工程技术的进步、陆上石油开采难度的加大,全球油气勘探开发的重心进一步转向深海,国际石油公司和国内大型油气公司普遍加大了对深水油气资源的开发力度。根据《全球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及油公司动态(2022年)》(以简称《报告》)数据,2021年全球深水油气产量为5亿吨油当量,占全球油气总产量的6.3%,拓展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业务成为油气公司的核心战略和发展的“必选题”。

油企下深海

上述《报告》指出,近十年来,深水油气项目已成为全球油气增储上产的核心领域。其中,新发现的101个大型油气田中,深水油气田数量占比67%、储量占比68%。中国工程院院士童晓光指出,全球海域待发现油气资源量超过1200亿吨油当量,其中大部分分布于深水区域。

资源涵盖范围广的深海油气开发已成为油气行业投资战略圈定的焦点,在资源驱动下,企业纷纷“下海”。

“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是近年来国际大型油气公司较为热衷的领域,很多公司深水领域的油气产量已占到整个公司产量的40%,甚至更多。从国内油气企业看,中国海油形成了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深水技术体系,中国石油也攻克了一系列难题,不断向深海挺进。”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陆如泉表示。

“从2013年获取首个海外深水石油勘探区块巴西里贝拉项目,到中标全球最大整装深水开发项目巴西布兹奥斯油田,到中标巴西勘探面积最大的阿拉姆区块,再到获得高产流油,中国石油陆上‘旱鸭’蜕变扎入深海,未来有望成为我国海外油气上产的重要增长点,同时对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能源合作具有重要意义。”国内某深水油气领域专家告诉记者。

中国海油则相继攻克了常规深水、超深水及深水高温高压等世界级技术难题,创新了深水开发模式,形成了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深水技术体系,具备了从深水到超深水,全海域、全方位的作业能力,使我国跃升成为全球能够自主开展深水油气勘探开发的国家之一,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合作取长补短

陆如泉指出,海上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项目投资巨大,深海勘探单井往往投资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深储层、难开发等问题也始终困扰着向深海进军的油气企业。

“深水油气项目单独靠一家石油公司很难全揽从区块获取、勘探发现到开发投产的全过程,多家石油公司联合作业、共担风险已成为项目管理和运作的普遍模式。我们起步晚,要想加速发展,必须从合作伙伴身上学习深水开发经验。”上述深水油气领域专家称,“深海油气项目开发周期长,联合投资与运营可以分散资金和风险压力。”

2013年,中国石油“下海”,与中国海油及巴西国油、荷兰壳牌及法国道达尔组成的联合体作为唯一投标方,中标了全球石油开采规模最大的海上油田——巴西里贝拉石油区块。其中,股权分配方式为巴西国油40%、壳牌20%、道达尔20%、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各占10%。

“我们消化吸收巴西国油、壳牌及道达尔的深水开发策略和工作思路,认真分析、吃干榨尽每一份基础资料,快速提升自身研究水平,并根据自身的技术特长找准切入项目的突破口。”参与该项目的油气公司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据了解,通过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共担风险,巴西里贝拉项目最终实现深海油气开发领域的互利共赢。在此验基础上,中国石油又成功中标布兹奥斯和巴西勘探面积最大的阿拉姆区块。目前,其所持区块抗风险能力强,里贝拉项目和布兹奥斯项目静态平衡油价均低于40美元/桶,出口中国原油3300万吨,预计到2028年达到高峰产量,年产规模1.2亿吨以上。

发展技术“利器”

业内人士指出,国外石油公司在开展深水油气勘探业务时,往往会根据自身资金和技术实力采取小股东跟随、小股权作业者、双勘探等不同的运作模式。与国际石油公司相比,中国油气企业在作业领域、技术实力和运营水平方面还存在一定差距。

“技术装备有待进一步提升是影响深水储量有效动用的重要因素之一,中国油企进军深水业务,必须着眼技术与装备的超前研发。”陆如泉指出,“我们可以通过技术自主创新,先攻克1500米以上水域,沉淀技术积累经验后,继续在海外拓展,这可能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上述深水油气领域专家也表示,通过参与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开发并学习、积累和借鉴相关勘探开发经验和技术,是我国开发国内深水油气资源的必要途径。

“目前看,国内企业进军海外深水,加强技术自主创新的同时,还应加强与国际领先石油公司的合作。通过成为项目作业者,保障海外业务的发展质量与效益,并学习国际石油公司在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技术和运营经验,为下一步高效开发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奠定基础。”陆如泉说。

“我们可以主动参与,量力而行。在国内,可以锻炼工程技术服务队伍、升级改造海工装备、培养人才为核心。通过参与海外项目掌握深水油气全产业链开发程序,着力做精做专。中长远看,可积极获取规模型风险勘探项目,实施自主勘探开发和稳健发展。”上述深水油气领域专家建议。

国产成人在线a v
<object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object>
<sup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sup>
<option id="au22i"><optgroup id="au22i"></optgroup></option>
<tr id="au22i"><optgroup id="au22i"></optgroup></tr>
<acronym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acronym>
<acronym id="au22i"><small id="au22i"></small></acronym>